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思君此何极》浮萍的近义词是什么 第0003章 受伤 思君此何极完整版免费阅读

《思君此何极》浮萍的近义词是什么 第0003章 受伤 思君此何极完整版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20-05-21 07:35:37 编辑:酷万 作者:万物有戒

有很多书虫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思君此何极》的网文,是作者万物有戒新写的婚恋佳作,网络创作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不容错过,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新书。容靖安虽然不愿意承认她这个儿媳妇,但对苏夕母女的礼遇还是不错的。听差的指派了十来个过来伺候她们,休息了整整一天,傍晚时分,容靖安又差人过来通知,一起用个晚膳。苏夕知道,应是和容家老老少少见个面罢!下午

《思君此何极》苏夕容修聿免费阅读 妖孽受 思君此何极主角是苏母,苏夕的小说

推荐指数:10分

《思君此何极》在线阅读

《思君此何极》浮萍的近义词是什么 第0003章 受伤 思君此何极完整版免费阅读 免费试读

容靖安虽然不愿意承认她这个儿媳妇,但对苏夕母女的礼遇还是不错的。

听差的指派了十来个过来伺候她们,休息了整整一天,傍晚时分,容靖安又差人过来通知,一起用个晚膳。

苏夕知道,应是和容家老老少少见个面罢!

下午五点一过,苏母便拿着行李到了苏夕的屋子,“小夕,这是你父亲还在世的时候,我同你父亲商量,给你做的一件新式旗袍,为的就是有朝一日参加这饭局。”

说话间,一件藕青色的旗袍便放到了床上,苏母拉着苏夕的手,打量着她,“今天晚上容家上上下下都在,你须穿的大大方方,能不能嫁进容家,全在这一晚了。”

苏夕没动,皱着柳叶眉,嘟着菱唇:“母亲,你为什么一定要我嫁进容家?他家看不起我,他也是个残疾!”

苏母眸光一顿,随后笑笑,“哪个当母亲的不希望自己的女儿过上好日子?况且容家权大势大,残疾又如何?只要你嫁进这督军府,你父亲九泉之下也放心了。”

说到父亲,苏夕软了语气,“母亲,容家看不起我,我不想嫁。”说到此处,见苏母叹了口气,她又接着道:“不过请母亲放心,今日的晚餐,我定不会让他们小瞧了我们去。”

苏母拍拍女儿的手,“快换衣服吧!”

苏母退了出去,苏夕拿起旗袍,咬着唇。

她平日里穿惯了宽大的袄裙,如此贴合曲线的旗袍,她只见别人穿过。

捏着衣服踌躇了半晌,直到苏母在外间唤了她一声,苏夕才换上,又穿了带着小跟的皮鞋,头发也学着弄了个新样式。

她低头看着裸露在外的小手臂,觉得这寒冬腊月的有点冷,苏母进来,将白色的狐裘披肩搭在了苏夕的肩上。

苏夕扭捏的看着苏母,垂头看着自己高开叉的旗袍,“母亲,依我看……还不如袄裙舒服呢!”

苏母失笑,打量着自己的女儿:“胡说,小夕今晚漂亮,像极了……”

苏母顿了顿,没再往下说。

“像极了什么?”苏夕问。

“没什么!”苏母岔开话题,“快走,要迟到了。”

“母亲,这个鞋跟……是不是太高了?”

“不高,正好!”

“母亲,我觉得我有点胖了,腰好紧,我们换了吧……”

“哪里胖了?小腰不盈一握的,偏要让母亲嫉妒你吗?”

……

北方天黑的早,五点半,太阳已落了山,容家灯火通明,苏夕跟着丫鬟进了饭厅,只见乌压压一群人都到了,男女老少二十多人的样子,却独独不见容修聿的面。

容靖安坐在主位上,他的旁边坐着一个年龄差不多的妇人,绛紫旗袍,雍容华贵。

应是容靖安的大夫人,路晚莹。

苏母带着苏夕走过去,微微一笑,“容夫人。”

苏夕福了一礼。

路晚莹仰着下巴,片刻后起身,看都没看苏夕一眼,穿金戴银的手腕指了指圆桌对面,温声道:“苏夫人不必客气,快些入座吧!”

苏夕站直身体,跟着母亲走过路晚莹,她只觉得大厅里众人的目光都灼烧在她的身上,穿着旗袍走路便更不自在了。

终于落了座,容靖安忽尔问身边的福管家:“三少爷人呢?”

福管家掏出怀表看了看,应:“督军,三少爷今日去军中,走之前说晚餐回来,应该是有事情耽搁了。”

“四哥,你我二人今日也在军中,怎么没见三哥?”

一道疑惑的男音从不身侧传过来,苏夕抬眼,只见两个年岁同她差不多的男子正坐在容靖安下手边聊着天。

苏夕不知道是谁,但瞧着长相,应是容靖安那几个坐在偏桌的姨太太生的。

“老五,你今日没在军中见到你三哥?”容靖安皱起眉问。

“父亲,儿子没看见。”

原来是容修聿的四弟和五弟。

容靖安迟迟不开席,几个姨太太都坐在偏桌子,主桌上只有容靖安,路晚莹,老四老五,剩下的便是苏夕母女。

老四和容靖安之间留了一个空位,应是留给容修聿的。

桌上安静的很,谁也不说话,苏夕右手边是苏母,左手边空了好大地方,容家老五老四依次坐着。

那老五的目光总是若有似无的打量着苏夕,她蹙起眉,屋子虽然暖融融的,可还是抱紧了披肩。

没过一会儿,听差的喊了一句三少爷回来了。

苏夕余光中见到容修聿跛着脚吃力的朝着这边快步走来,很快就站在了容靖安的面前,行了一礼:“父亲,儿子军中有事耽搁了。”

苏夕余光打量着,他说话声音低沉,脸色有些发白,但身子依旧笔挺挺的。

容靖安挥了挥手,“你有腿疾,慢慢来,不晚,坐吧!”

“谢父亲!”容修聿绕开容靖安下手边空着的位置,越过老四和老五,径直走到苏夕身边,扫了一眼听差的。

听差的会意,立刻搬了椅子放到了苏夕左手边。

堪堪隔开了苏夕和老五。

苏夕诧异,他坐在她这里做什么?白天两人才退了婚,不是已经撕破脸了么?

她又扫了一眼容靖安,只见他脸色也不是那么好了。

“父亲,儿子真替父亲开心,三哥还未大婚,便与三嫂如此亲密无间呢!”容敬礼笑眯眯的看着容修聿和苏夕,“三哥,四弟也替你开心。”

苏夕抿着唇,眸光淡淡的看着容敬礼。

这人没有容修聿长的那么凌厉,在容家一大家子好基因中,也算得出众,可那双眯起来的眼睛……

苏夕总感觉比容修聿还要虚伪上百倍。

她收回目光,身边的容修聿竟提起茶壶,为苏夕添了一杯茶,语气淡淡的:“四弟,我与苏小姐一无肢体接触,二无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说不上亲密无间!”

容修聿话落,茶杯也填满了,容修聿放到苏夕面前,“只不过来者皆是客,何况苏小姐也曾是我容修聿的未婚妻,我自然是要好好招待的。”

“曾?”容敬礼皱起眉,“三哥,我怎么……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我和三少爷,已经解除婚约了。”苏夕捏了一下苏母拉着她的手,目光盯着容敬礼,“不知我这回答,四少爷可听得明白?”

苏夕说完,容靖安咳了一声。

容敬礼顿了顿,起身致歉,“苏小姐,容敬礼失礼了。”

苏夕也起身还礼,而后,宴席大开。

容修聿端坐她身边,幽深的目光轻轻带过她的侧脸,而后扫了一眼她的狐裘,最终落在旗袍上。

“真是易怒!”

一声嗤笑自苏夕耳边传来,她偏过头看了一眼正抬起手夹菜的容修聿,又收回了目光,声音也放低到只有他能听见。

“你们不就是要我自己退婚吗?三少爷还不满意?”

容修聿不再说话,脸色却越发的白,夹菜的次数也越来越少,倒是容家老四老五,一杯一杯的敬着容修聿酒。

他皆是来者不拒。

饭局到头,苏夕却隐隐闻到了身侧传来的血腥气息。

她警觉的偏过头,只见容修聿的右手紧紧攥住,骨节发白,如苍白的脸色一般,竟是毫无血色。

苏夕下意识的想到他寥寥无几的夹菜次数,而后,灯光氤氲下,苏夕看向了容修聿的右胸口。

黑色西装服服帖帖,颜色却微深,衣袋里的白色方巾隐隐约约氤出红色。

他若是去军中,怎么可能穿西装?

难道……

他撒了谎?受了伤?

苏夕心下一惊,视线却不自觉地看向了又来敬酒的老五容念孝。

容敬礼和容念孝,这两人乃是姨太太所生,放在旧时,是庶出的儿子。此番如此轮流的灌酒……是故意为之还是无意为之?

酒虽可活血化瘀,可受了伤的人,过度饮酒伤口必会出血。

容修聿此番忍着……

想到这里,苏夕起身,单手拿起容修聿的酒杯,对着容念孝沉声道,“宸少爷,这杯酒,苏夕替三少爷陪你喝。”

话音一落,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容念孝看着小美人酒后脸上爬上了红晕,愣在了原地。

苏夕喝完却是看了稳坐的容修聿一眼,声音有些沙哑:“还你的救命之恩。”

她苏夕从不愿欠别人,今日终于逮到了机会。

火车上的救命之恩,今日一杯酒,权且当作还了罢,此后再无瓜葛。

这是苏夕第一次饮酒,酒入腹的瞬间,她脑子一热——

原来酒竟是这样的辛辣,父亲为何会喜欢这玩意儿?

她喝完晃悠悠的被苏母半扶半拉的坐了下来,只觉天旋地转,好不迷晕,可身侧男人的灼灼目光,让苏夕强撑着扭过头看了他一眼。

满眼的冰冷……

苏夕在心里冷笑,明日一早便走,再无瓜葛,再无瓜葛!!

她的小脸红彤彤的,像是擦了西洋舶来的上好胭脂,容修聿挑了挑眉,目光扫了眼她须臾前才放下的酒杯。

二两白酒入肚,不晕就奇怪了。

苏夕扯了扯嘴角,声音虚弱,她朝着容修聿伸出手指,轻轻一勾。

容修聿暗暗挑眉,凑了过去,苏夕口中醉人的酒香飘散出来,“三少爷,我帮你挡酒,权当感谢你车上相救之恩,你我,此后……”

话还未说完,脑子一沉,便要朝着桌子上磕去…………

《思君此何极》浮萍的近义词是什么 第0003章 受伤 思君此何极完整版免费阅读 精彩点评

本书《思君此何极》算是今年网文届给我的一本惊喜之作,大致情节从主角(苏夕,苏母)穿越回中专毕业,一步步由四川小镇跨向城市,由国企转向私企,为我们徐徐展开了九十年代初那个特定时代的印记。作者(万物有戒)笔力稳健,性格人物刻画出色,但全书节奏平淡,很多情节比较拖沓,同时又过于着墨于儿女情长,后宫撕逼,严重浪费了一个70后作者的文笔和阅历,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总而言之,这是一本优点和缺点并重的小说,你是否喜欢它,就看你自己了。
《思君此何极》苏夕容修聿免费阅读 妖孽受 思君此何极主角是苏母,苏夕的小说

思君此何极

作者:万物有戒 类型:婚恋 状态:连载中

本书《思君此何极》算是今年网文届给我的一本惊喜之作,大致情节从主角(苏母,苏夕)穿越回中专毕业,一步步由四川小镇跨向城市,由国企转向私企,为我们徐徐展开了九十年代初那个特定时代的印记。作者(万物有戒)笔力稳健,性格人物刻画出色,但全书节奏平淡,很多情节比较拖沓,同时又过于着墨于儿女情长,后宫撕逼,严重浪费了一个70后作者的文笔和阅历,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总而言之,这是一本优点和缺点并重的小说,你是否喜欢它,就看你自己了。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