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文骚》小说 第97章 是人性的扭曲,还是…… 文骚by泥白佛

《文骚》小说 第97章 是人性的扭曲,还是…… 文骚by泥白佛

发布时间:2020-05-20 08:16:12 编辑:酷泥 作者:泥白佛

今天给老铁们鉴赏泥白佛撰写的都市网络故事《文骚》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封寒,韩士群两位主线人物最终会发生怎样的结局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等一下!”为了安全起见,封寒把跟苏嬛的合影放到另一个文件里,这才递过手机,然后等着看老韩激动的表情。不过他好像激动的有点过头了,不是那种大吼大叫的激动,面上虽然平静,手却有些发抖,嘴角喏喏着什么。“

《文骚》泥白佛飞鹿 直人 文骚平胸小受文

推荐指数:10分

《文骚》在线阅读

《文骚》小说 第97章 是人性的扭曲,还是…… 文骚by泥白佛 免费试读

“等一下!”

为了安全起见,封寒把跟苏嬛的合影放到另一个文件里,这才递过手机,然后等着看老韩激动的表情。

不过他好像激动的有点过头了,不是那种大吼大叫的激动,面上虽然平静,手却有些发抖,嘴角喏喏着什么。

“叔,你咋了,看到偶像也不用这样吧?”

“什么偶像啊?”梅凤巢凑过来,当她看到屏幕上的照片后,问封寒,“你怎么会有这张合影?”

“看不出来吗?我自己拍的啊~”

“谁让你拍的?”

“小舞姐啊,她说这是她和叔叔的偶像,正好她在会稽做评委,就让我顺便求张合影,你是不知道,为了这张合影,我费了老鼻子劲儿了!”

“对,我们可以证明!”姥奶为封寒摇旗。

“你们知道啥啊,这是我……这是苏苏的奶奶!”梅凤巢点破道。

苏苏的奶奶?那也就是韩舞的奶奶咯?封寒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情况,韩士群又问,“她身体还好吧?”

“挺硬朗的,腰板挺直,训起鹿幼溪跟训孙子似的~”封寒如实禀告。

身边卷起一阵风,姥姥也来凑热闹,“来来来,我看看我们亲家长什么样,竟然不让我闺女进门!”

姥姥明显有些气愤地抢走了手机,“哟,这,这不是那个演员吗,叫,叫什么来着?”她又递给孙兰,问她。

“端木樱。”

“对,端木樱,我看过她的电影啊!”

“何止看过,几十年前,她还去过咱们龙城拍电影呢,和咱们住在一条街上~”奶奶补充道。

封寒忙问,“妈,你怎么得罪这老太太了,干嘛不让你进门啊?”

“大人的事小孩子别掺和!”梅凤巢瞪了儿子一眼。

韩士群牵强地笑了笑,“和你妈没关系,是我和家里的关系出了问题,我和他们也有十多年没见了,好了,不说这些了,吃饭吧。”

一个儿子,和父母能有什么深仇大恨,竟然十多年都没见,可是看到母亲的时候,还是会激动,还是会关心她的身体?

这其中,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呢?

封寒很好奇。

恐怕也就苏苏这个没头脑的不好奇,餐桌上,她捧着两位姥姥做的凉皮吃的那叫一个欢,急得封寒狂喊,“给我留点,你这么大点吃多少是多啊!”

苏苏盯着封寒和盆,“不给,我还要~”

封寒抱着大碗,告诉苏苏,“你知不知道,吃西北的面食,最好的姿势是蹲在门口,就像我这样,特别香~”

封寒打了个样儿,然后呼哧呼哧的,好像是比桌子上更香。

苏苏中计,也和锅锅一样,捧着大碗,蹲在大门口,莫名地感觉自己好社会。

然后封寒出其不意,“嘭”地关上了门,只留下门外的苏苏在风中凌乱,并想起那首歌“冷风不断的吹过~”

接着封寒又快速把剩下的凉皮盛进自己碗里,这才把外面快要哭了的小苏苏放进来,又一通亲亲抱抱举高高,这才息了怒。

其实他也是为了妹妹着想,这东西虽然美味,但太凉,吃那么多,怕小孩子稚嫩的肠胃承受不了。

看着兄妹两个因为自己做的凉皮争夺,奶奶很有成就感,“跟妹妹抢什么,明天奶奶再给你做~”

姥姥问,“明天不走啦?”

奶奶哼道,“都怪你们小凤,这么大了,连个凉皮都学不会~”

梅凤巢:“我不会做凉皮,但是我会开公司啊,对了老公,跟你说个事~”

梅凤巢趁机坦白了她和儿子的想法,没想到韩士群竟然意外地很同意,“我就觉得你在我那里屈才了,这才是真正值得你施展的舞台啊!”

梅凤巢沉吟道,“怎么感觉你是怕我在你公司碍事啊~”

“没有,绝没有这种想法,只是群巢是做杂志的,这方面是我的强项,但你却不太懂行,你来了也只能给我打下手,委屈你的才华了。”韩士群笑嘻嘻道。

“哼,这么说还算像样。”梅凤巢翻着白眼道。

“对了,小寒,你准备给公司取个什么名字啊?”韩士群机智地转移了话题。

封寒信心满满道,“无敌文化!”

“无敌?这么嚣张?”

封寒和苏苏站起来,当场飙歌,“无敌是多么多么寂寞……”

以苏苏的歌唱天赋,她只能在每句结尾的地方跟着混一句“寂寞”“孤单”“吹过”,其作用类似于凤凰传奇喊“哟”的那哥们儿。

“歌是好歌,就是无敌这个名字太过外露,如果将来做大,容易给人以口舌,最重要的是,跟熊迪重名了~”

“啊?”封寒一脸懵逼。

“熊迪,字无敌,你不知道吗?”

“熊无敌?”封寒绷不住笑出声,“我认识他这么多年,他竟然还有两个名字!”

“你熊伯伯作风比较老派,买书都爱买竖版的,给儿子取个字算什么,”韩士群轻笑道,“取这样一个表字,也是因为大熊刚出生的时候太虚弱,无敌寄托了你熊伯伯对儿子活下去的期许。”

“那该叫长生啊~这一会儿有迪,一会儿无敌的,熊伯伯真会玩儿,那我还是换个名吧,万一让小鹿知道我用她老公的名字做公司名,该吃醋了~”封寒咧嘴苦笑。

“你刚才的歌里有一句是怎么唱的?独自在顶峰中?”韩士群思索道。

“对啊,还有冷风不断的吹过呢。”

“顶峰,顶峰你觉得怎么样?”

“顶峰文化~”

“对啊,霸气有了,而且还比较内敛。”韩士群自鸣得意道,感觉自己取名技能max~

这个名字跟原位面的一家好莱坞电影公司撞名了,不过这不需要担心,他只需要关心,是否符合自己对公司的期许,是否喜欢这个名字的含义。

“顶峰文化,就他了,我喜欢!”

梅凤巢做了记录,“好,明天我就去找你鹿叔叔一起商量一下,今天散会!”

……

当韩士群一个人在卧室加班的时候,梅凤巢钻了进来,打开她的手机,让韩士群看。

“你把照片要过来啦?”韩士群惊喜道。

“你自己肯定不好意思要吧,”梅凤巢坐在老韩身边,叹道,“小舞这么做,显然也是希望你能和她爷爷奶奶重归于好,也算那丫头用心良苦了,你真不打算带我们见见你的家人?苏苏可都四岁了,这还没见过爷爷奶奶呢~”

“我们家的情况你也知道,我这不是怕你见到,见到她尴尬嘛~”韩士群搂着妻子。

“我脸皮厚你不知道啊,而且她是小舞的妈,我不会跟她急眼的,快过中秋了,要不你回一趟沪城,先探探路,毕竟爸妈年纪都不小了,你身为长子,应该把孝字放在首位,总不能全都指望你弟吧。”

韩士群想了想,重重地点了点头,“那好吧~”

……

封寒的房间里,他已经开始借助互联网查询老韩和他父母的故事了,可是收获并不多,毕竟端木老师不是流量明星,互联网又是近几年才快速发展的,网上关于她的新闻凤毛麟角,多是那些获奖的新闻旧闻。

所以这事还得问韩舞,“小舞姐,你欺骗了我~”想一笑而过没门!

“你小舞姐洗澡澡去了,你是她弟弟吗?干嘛不直接叫姐?”

竟然是施雅颂接管了韩舞的手机。

封寒:对,我是她弟弟,我们这边的习惯就是这么称呼,姐姐你是我姐的同学吧?

施雅颂:对啊,我们睡上下铺,关系超级铁~

“那,”封寒多嘴问了句,“你们学校有没有人追求我姐的?”

“我们学校,没有啊!”

封寒松了口气,然而施雅颂还没完,“不过外校有一个,开着跑车,长得超帅,你姐啊,已经沦陷啦~~”

《文骚》小说 第97章 是人性的扭曲,还是…… 文骚by泥白佛 精彩点评

这本是作者(泥白佛)利用剩余资料写的一篇《文骚》式的小说,虽是月更,也稳定的更新了很多年。从整体来看,笔力可圈可点,偶尔桃色情节的点缀也很好的白描出了日本都市绚烂又陈腐的景象。但是众所周知的原因仍然在两年前惨遭平台的毒手,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文骚》泥白佛飞鹿 直人 文骚平胸小受文

文骚

作者:泥白佛 类型:都市 状态:连载中

本书延续了多年前的都市套路,在相当多的章节中,装逼打脸成为了推动主线剧情的引擎,主角(封寒,韩士群)也是现今网文中少见的人形自走嘲讽机,三步一嘲讽,五步一嘲讽,为了女人拉怪的能力堪称MT。泥白佛作为一名老资格作者,如此设定情节实在令人不解。好在各女主形象鲜明不重复,对少男少女的微涩爱恋刻画地有几分生动,所以如果适当的把你的智商降低,这本《文骚》还是有可看之处的。另外,我曾说过很多小说,简介比小说要写得好,而此书却是典型的后记比小说写得好的一本。泥白佛在这本书的后记里阐述了对自我认知的坚持与改变,选择与放弃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