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倚剑执江山》江山风月剑一样的 蕾丝 倚剑执江山武侠风格小说

更新时间:2020-01-31 12:16:12

《倚剑执江山》江山风月剑一样的 蕾丝 倚剑执江山武侠风格小说 连载中

《倚剑执江山》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白鹤爱青树 分类:武侠主角:武龙,薛妍

光环人物叫武龙,薛妍的新书是《倚剑执江山》,它是作者白鹤爱青树原创的一本武侠网络创作,精彩内容试看:“少主,古三通他们来了”,御剑山庄的一个弟子飞奔着向欧阳不修禀报到,“离此大约一公里,约莫二十人”。欧阳不修和武龙同时放下茶杯,神情冷漠。“等下你先上前缠斗,我在后面趁机放箭”,武龙讲出了他们的战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少主,古三通他们来了”,御剑山庄的一个弟子飞奔着向欧阳不修禀报到,“离此大约一公里,约莫二十人”。

欧阳不修和武龙同时放下茶杯,神情冷漠。

“等下你先上前缠斗,我在后面趁机放箭”,武龙讲出了他们的战术。

欧阳不修点头应是,然后对御剑山庄的弟子说道:“你们拖住二龙山其他人”。

弟子们都信誓旦旦,保证绝不会让其他人帮助古三通。

古三通带着众人来到御剑山庄,本以为迎接他的是敲锣打鼓的庆祝,殊不知等待的将是一场恶战。

“你们诚信商行居然言而无信?”,古三通虽然早已预料到这种情况,但仍然愤怒不已。

武龙走到人群前面,“古寨主,这婚姻大事,岂能儿戏。薛妍既不愿意嫁给你,你又何须强人所难,须知强扭的瓜不甜,强娶的媳妇不听话,即使娶了薛妍,你也得不到幸福的”。

“你给老子闭嘴,哪家的野种跑到这里来撒野,老子的事你也来管”,古三通拿出大刀,指着武龙和欧阳不修说道,“今日你们如果不把薛妍交出来,就别怪我大开杀戒”。

武龙自小没有父亲,平日里最恨别人骂他野种,古三通此刻患了忌讳,他再无好脸色。

欧阳不修知道好言相劝对时常杀人越货的古三通来说,必然全无用处。道:“既然古寨主如此冥顽不灵,那我们就只有手底下见真章”。

古三通哈哈大笑起来,道,“你都没有手,还跟我手底下见真章,哈哈哈哈,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哈哈哈哈......”,古三通后面的兄弟也跟着大笑起来。

御剑山庄弟子怎能忍受别人如此羞辱他们的少主,都吹鼻子瞪脸,各种污秽言语不堪入耳。

古三通觉得动口不动手,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向手下招呼道:“兄弟们,杀了这些狗娘养的”。

当下一马当先向武龙冲过来,他知道,当日比武招亲是武龙的注意,今日阻拦他成亲,还是他的注意。今日不将武龙碎尸万段,难解他心头之恨。

欧阳不修当然不会入他心愿,挡在古三通前进的路上。一招如影随形腿中的“横扫千军”,攻其必救。

古三通眼见一双铁腿攻来,前冲之势骤停,“关门铁扇”,躲开欧阳不修一脚的同时,向他当胸砍去。这次急起急停,内力之深厚可见一斑。

无奈之下,欧阳不修只得向地下一滚,险险的躲过古三通的大刀。但他本没有手,这一着地,感觉行动不便,立马处于劣势。

古三通哪会放过如此良机,“环抱中月”,双手执刀,向欧阳不修砍过来。

武龙见古三通胸口露出破绽,一箭对着胸口射过去。

古三通所练胡家刀法,虚即是实,实即是虚,虚虚实实,随心所欲。一箭袭来,立马将刚才所使刀法化实为虚,借其力道,将射来的羽箭劈成两半。

欧阳不修利用挡箭空隙,一脚“螳螂腿”,正中古三通腰间。

古三通吃痛,向后越过,反脚给了欧阳不修左腿一脚......

双方你来我往,你一脚我一脚,斗得旗鼓相当。欧阳不修本不如古三通,但武龙总能在危机时刻射来一箭,立马又将劣势变成了优势。

得益的还有御剑山庄的弟子,他们以一敌多,除本身实力高于二龙山贼众之外,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没有后顾之忧,因为武龙总能在最危急的时刻用一支羽箭转危为安。

双方一时半会儿,居然分不出胜负来。

古三通知道,今日诚信商行以逸待老,若一直这样缠斗不是办法。对左右命令道:“你们去屋里将薛妍带走”。

左右明白古三通的用意,他是要将薛妍抢到手后,再且战且走,退回二龙山。毫不迟疑,五个人夺门而去。

武龙不好阻拦,若他去阻止,欧阳不修恐有性命之忧。所以任由他们冲进商行。继续和欧阳不修缠斗古三通。

五人冲进府内,如入无人之境,诚信商行本不是以武见长,哪是这些穷凶极恶的匪徒的对手。有几个伙计冒险去阻止,结果被他们一刀一个将脑袋砍落在地。众人哪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个个噤若寒蝉,蜷缩在墙角。

五人冲进薛妍的闺房,此时暮云舒和薛妍还在梳妆台前打扮。薛妍从镜子里面看到冲进来的五人,均手持大刀,刀口还在滴血。她“啊”的一声大叫,转过身,躲在暮云舒并不宽阔的怀里。

暮云舒恍若未见,临危不惧,摸了摸薛妍的脸,调戏道:“薛美人,不要怕,我保证他们碰不到你一根汗毛”。

五人一听此话,在不迟疑,一起向暮云舒攻来。暮云舒不慌不忙,拉着薛妍东躲西藏,看似在慌忙逃窜,却总能时不时的给他们来上一巴掌,或者在阴部踢上一脚。

五人追得久了,气喘吁吁,暮云舒却像个没事人一样,脸不红心不跳,他开口说道,“来追呀,来打啊,怎么不追了?怎么不打了?”。

五人面面相觑,此刻都意识到遇到高手了。没人指挥,做出了相同的决定,纷纷向门口奔逃。

后面暮云舒和薛妍紧跟其后,暮云舒在后面还不忘大声呼喊,“别跑啊,跑什么呢,姑奶奶还没爽够呢”。那声音,那神情,简直比宜春院的花红还要入戏三分。

面对如此彪悍的声音,群雄不禁冒着生命危险侧头看了一眼:一个十八岁的姑娘,追着五个大男人满处跑,再配上那剽悍的语言,不得不让人联想到一个人宜春院的妓女追着五个没给钱的嫖客,只是这女人,实在比宜春院那些女人美丽不知多少个档次。

只有认识暮云舒的人,才知道他其实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男人,童叟无欺。

这么滑稽的一幕,在古三通眼里,却如同地狱:只要不是傻子,都看出来暮云舒是个高手。有他的加入,本来旗鼓相当的局面将立马被打破。

古三通看着薛妍和暮云舒,突然心生一计。

“都住手”,古三通喊道,声音里夹着内力,震耳欲聋。

群雄纷纷罢手,各自回到自己的阵营里。

“武龙,你够狠。先是以比武招亲之名,害我被章凡重伤;现在又以“以逸待劳”之计守株待兔。我真后悔当初被女人蒙蔽了双眼,没有一刀结果了你,才至今日养虎为患”,他看了看穿着婚纱貌似仙女的薛妍,又看了看没有双臂却腿法犀利的欧阳不修,然后转头对武龙继续说道,“但你不觉得一直躲在别人后面,假他人之手对付自己的情敌非常丢人吗?是男人就来一场正大光明的决斗,不要躲在别人后面苟且偷生,不要躲在女人后面苟且偷生”。

明眼人一看这就是激将之法,古三通明知群架是打不过来,便只有单挑这一个法子。要论单挑在场没有一个人是他的对手,所以如果武龙逞一时之勇答应单挑,解决了武龙,所有的平衡就会不攻自破。他也知道要想激怒武龙并不容易,所以果断利用女人来激怒他,因为他知道,一个男人,在心爱的女人面前,往往会失去理智。

“想必你也知道,我二龙山向来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我自知今日栽了跟头,但你要知道,只要我想离开,这里的所有人,没有一个能够拦得住我”,古三通对武龙动之以理,晓之以势,“若我离去,明天就举二龙山全山之力前来复仇,必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暮云舒天不怕、地不怕,且看热闹不闲事大,她带着薛妍走到武龙面前,跟古三通一唱一和的道:“这武龙就是个孬种,你看,他就喜欢站在女人后面苟且偷生”,说着有意将薛妍推到武龙面前挡住了他的视线。

薛妍吓了一跳,赶紧拉着武龙的臂膀,对他说道:“龙哥,别听舒舒瞎闹,他就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性格”。

二龙山贼众“哈哈”大笑,分别讥讽道:

“武龙还真喜欢躲在女人背后”;

“武龙是个胆小怕事的孬种”;

“武龙不算是个男人”;

“武龙贪生怕死”

.......

御剑山庄的弟子及诚信商行的伙计听到这些叫骂尴尬不已,一时竟不知如何作答。

欧阳不修看向武龙,安慰道:“不要上当,不要以卵击石,他明天再来,我带着御剑山庄的弟子前来就是。薛妍的事,我管定了,你不要一时逞强,坏了全盘计划”。

作为当事人的武龙非常淡定,他缓缓走出人群,站在两队人马的中间,他横眼看向古三通,道:“要战便站,婆婆妈妈就是你古三通的风格?”,他以剑指着古三通,“今日我们既分胜负,也绝生死”。

欧阳不修听到武龙决绝的话,顿时对武龙又高看了几分。在他以前看来,武龙不像江湖中人,他更像是一个谋士,为了目的,想尽一切办法去改变,去努力,绝不会冲动的答应单挑,这是莽夫行为。但当武龙答应之后,他反倒暗松一口气。普通的谋士多了几分阴狠,少了几分人情,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从不在乎什么亲情、爱情;今日来看,武龙更像是江湖中人,他有江湖中人的忠肝义胆,也有江湖中人的峡谷柔情。不畏权贵,不惧生死,不趋炎附势,敢于和命运斗争。

暮云舒听到武龙决绝的话,顿时对爱情充满期待,在他以前看来,爱情不过是两个人想在一起的借口;再相爱的人,大难临头也会各自飞。现在看来,他相信爱情,爱情的力量,会凌驾在生死之上。他看着武魔仙,眼里充满了崇拜,他对武魔仙喊道:“龙哥哥,你放心大胆的打,打不赢起来帮忙,我才不管什么男子汗大丈夫”。

薛妍听到武龙决绝的话,顿觉千言万语如鲠在喉,自小与武龙一起长大,知道他不是冲动之人,知道他这次的冲动完全是为了她。她跑到武龙身边,也很决绝的说道:“龙哥,若你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愿意与你共赴黄泉”。

武龙抓住薛妍的手,用力紧了紧,道:“此生此世,有你足以”。他之所以答应单挑,第一个原因是知道自己拥有“越女剑”和“破刀式”两大绝技,有与古三通的一拼之力;最重要的原因是他要为章守信拖延时间,二龙山易守难攻,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啃下的骨头;当然古三通的激将也有一定的效果,毕竟是男人都会有血性,除非向暮云舒那种像女人的男人。

古三通看着他们大秀恩爱,气不打一处来,貌似今天是我的成亲之日,你却在我面前拉着我的媳妇儿甜言蜜语,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大怒道:“既然你们想死,那我便送你们做一对生死鸳鸯,黄泉路上也不寂寞”。说着举起大刀,一招“盘古开天”杀向薛妍。

武魔仙大急,他抓起薛妍,一把将他像暮云舒扔了过去。

古三通刀至半途,突然变招向武龙头顶砍去,他胡家刀法的精髓就是可实可虚,忽实忽虚,往往攻其不备,奇招得胜。

武龙哪会轻易上当,一甩出薛妍之后,他就举剑挡刀,刀剑互击,铿锵有力。

双方你来我往,招招互拼。竟然以比拼内力为主,招式为辅。

“小子,可以啊,难怪有勇气接受我的挑战,原来这半年进步不小啊”,古三通手脚不停的跟武龙见招拆招,口里也不闲着。

武魔仙也道:“古兄刀剑虚实交替,非我能敌,我真心佩服得紧”。他们棋逢对手,实力相当,渐渐的居然打出惺惺相惜之意。

古三通呵呵一笑,“痛快,痛快,好久没有这么痛快淋漓的战一场了”。他稍作停留,退后一步,大刀从地上划过,像是拿着一把扫帚,欲打扫战斗留下的灰尘。

“胡家刀法第三式“秋风扫落叶”,你小心了”,大家只知胡家刀法第一式为环抱中月,第二式为关门铁扇,古三通从来没有使用过第三式。因为在平阳县内,没有人能逼他使出第三式。

刀风吹起灰尘,刀未至,尘先到。点点灰尘打在脸上,就像蚂蚁贴在脸上,居然有丝丝刺痛,足见这一刀内力之强,刀速之快。

武龙不能闪避,因为此刻一闪,便已失了士气。高手相斗,狭路相逢勇者胜,若一闪避,将会引来后面无穷无尽的闪电攻击。

所以他不能闪避。他使出越女剑中的天外飞仙,人剑合一,似一道闪电刺向古三通胸口。他要一攻对攻。

秋风扫落叶,从地面向天上攻击,而天外飞仙则是先跃向高处,从天上往地面攻击。这天上对地下,刀尖对剑芒,让所有人都屏住呼吸。

又是刀剑相碰,大力传来,武龙身在空中,无处着力,借着相碰之力急速向后飞去。

武龙这一借力,拉开了他与古三通的距离。他迅速张弓搭箭,大喊道,“古兄,看我的射术是否见长”。

当日比武招亲时,古三通见识过武龙剑法的精妙,不敢大意。提起十二分精神,迅速飞向武魔仙。

武龙射出三箭,一箭三雕,分别射向古三通头颅、左腿、右腿。

古三通来势不减,他左腿右腿摆成“一”字,轻松躲过两腿处的羽箭。然后反手一招“清风拂面”,将头颅处的羽箭打落在地。

武龙一箭未中,又发一箭。他将弯弓拉成满圆,他用尽全身力气,将成败寄此一箭,将生死寄此一箭。

古三通见武龙拉弓的右手颤抖不已,知道这一箭的威力巨大,立马停身招架,全神贯注,不敢有丝毫大意。

羽箭夹着呼呼风声向古三通头颅射来,速度奇快。古三通一看此箭躲闪不及,立马将大刀横于头前,企图挡住头部。

古三通不知道,武龙使用的这一箭叫做“斗转星移”,当日武龙这招一箭射下十几个灯笼。这斗转星移之箭,可以根据武龙的意念改变方向。

只见羽箭快与大刀接触时,居然鬼使神差的改变了方向,避过了大刀,继续射向古三通的头颅。

古三通毕竟战斗经验丰富,没有听到碰撞之声,他果断快速偏了一下头颅,羽箭险之又险的从脸上划过,留下一道三寸来长的伤口。伤口很深,疼痛不已。他惊魂未定,若不是运气使然,今日便真死在武龙的箭下。

武龙使出这一箭,已是强弩之末。眼见古三通只是脸上受了轻微的皮外伤,不觉悲从中来。

但他气势不减,拿出长剑,剑指古三通,“使出你的绝招”,这是对古三通赤裸裸的挑衅。

“好,这飞天一刀,你要是接住了,我就投降认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古三通与武魔仙招招硬拼之下,自己的内力也基本耗尽,使出这飞天一刀,便已经达到极致了。

这飞天一刀与天外飞仙有异曲同工之妙,同样是以前冲之势飞向地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顺势劈砍。不同之处在于,天外飞仙是以剑尖杀敌,而飞天一刀则是以刀刃杀敌。

古三通身在半空,身随刀动,直向武龙杀过来。

武龙看着这凌厉的攻势,自知大势已去。不由得转过头来,看了看薛妍,心中怅然:这难道是最后一次看你了吗?

无数美好的回忆在脑海中闪过:成人礼那天,他们在风中,在田野中你追我赶,直到夕阳落幕;从御剑山庄回来的那天晚上,他们在床上翻云覆雨,相拥而眠……

回忆如此美好,但终归只能回忆了吗?

精彩评论:

六七年过去了,偶尔在网上翻过一些新的武侠小说时,依然会想起这本《倚剑执江山》,会想起武龙,薛妍,想起书里那些无法再追忆的情感,想起那背影,想起那眼神,想起那不羁....每个人在人生的旅途中都存在着诸多的遗憾,单纯的初恋,做过的错事,很多永远都已无法弥补。但是看到那么多鲜活的角色补完了自己,依然可以会心一笑,因为有了那么多的遗憾,重生才会那么的美好吧。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