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国子监绯闻录》国子监 作者是页里非刀的小说 国子监绯闻录YD

更新时间:2020-01-18 20:07:07

《国子监绯闻录》国子监 作者是页里非刀的小说 国子监绯闻录YD 已完结

《国子监绯闻录》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页里非刀 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张步岩,凤九

主角是张步岩,凤九的新篇《国子监绯闻录》此文是页里非刀最新力作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文从字顺剧情震古烁今,绝对是可以看一下的热销小说,精彩内容试看 “凤九......!”有人唤的亲密。舜钰字凤九,但凡这样唤她的,与她离亲密二字还有丈远,索性不理睬。“冯舜钰......!”身后依旧不懈的大喊,步履踩得很重追来,混着笔墨纸砚在文物匣里,欢快的嘭嘭哐哐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凤九......!”有人唤的亲密。

舜钰字凤九,但凡这样唤她的,与她离亲密二字还有丈远,索性不理睬。

“冯舜钰......!”身后依旧不懈的大喊,步履踩得很重追来,混着笔墨纸砚在文物匣里,欢快的嘭嘭哐哐作响。

舜钰愈走愈快,突然止步转过身子,眸瞳潋水,清洌洌透寒,恼了!要看究竟是何人这般不长眼,紧追不舍个什么劲。

不长眼的张步岩,已追的上气不接下气,自顾瞪着他边喘边怨:“你走这般快做甚,嗓子都要喊破,难不成后头有豺狼虎豹追你?”

“我还真当是豺狼虎豹呢!”舜钰丢句话儿,扭身只管朝前走。

张步岩紧跟上前,与她比肩同行,窥其抿着嘴唇懒的吭声,逐用胳膊肘拐她:“你怎蔫头搭脑的?冯双林、徐蓝和崔忠献交卷快的不同寻常,你这个三试案首,有何看法?”

“今大考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江山人才辈出,这有何不解的。”舜钰答得心不在焉,正瞧见秦良和梅逊,在马车前伸长颈四处张望,逐不再理他,一径去了。

张步岩原还想问冯舜钰怎会认得沈大人的,却被他溜的可快。

莫以为他没窥到那一幕,沈大人之举实在另人难以琢磨。

.........

舜钰回到秦府已是戌时,正巧在二门遇着也才归转的砚宏,见他穿葛布制的白衣丧服,脸有泪痕两道,心中半疑半悟,逐上前询问原由,作何难过。

砚宏与她一齐朝府里走,压低声说:“前夜里三鼓时周海没了,今开丧,一早周府送来讣文,想往日里我们这些京城子弟,常聚首吃酒听戏,游山逛水的,说起也是称兄道弟的情谊,你说元宵那会还活生生的,怎突然地.......,我一早就赶去吊唁,心里委时难受的很。”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他的命数已尽,这会想必早转世轮回渡劫去了,世人总是要走这遭,早晚而已,你也不必太难过。”

舜钰说着劝慰的话,砚宏好受了些:“你说的很是,周大人只怕没你豁达,也没给我好脸色,直问你作甚没来?我同他讲你在翰林大考,脱不得身,他才作罢。”

顿了顿又道:“今有百十僧人做佛事,看阵仗估摸要闹数月半载。到底周海是来见你出的事,你不妨抽个空去祭下,也算卖尚书大人个面子。”

“表哥此话差矣!”舜钰小脸沉下,神情颇为清冷:“我与周海仅元宵节见过,话不曾多讲几句,更无什么私情可谈。约他是为还玉扳指一说,你可是忘了,我原要把那物给你,替还与他,你非撮我与他见面。谁能想到那老宅子竟然不干净呢!”

“周家丧葬我断不能去,去了倒显得真和周海有些私情,反落于百口莫辩境地。”

砚宏想想,也觉得此言之凿凿,逐不再勉强,索性深叹息一声,语气焉焉:“说来可怪,也是前夜里,五鸾楼的林娇儿姑娘突然没了踪影,老鸨报了官,带着护院全城找寻,发誓掘地三尺,也要活者见人,死者见尸方才罢休。那娇儿姿色动人,我投在她身上的银两少说也有百十上千,却不曾多沾好处.......!”

舜钰听他絮叨着那妓娘,忍不住厌烦,却也抑着,直到瞧见玄机院,才笑道做了一整日八股文,实在身心俱疲,要回去歇息云云。

砚宏不知怎地,同舜钰说起话来总意犹未尽,又赖着问他考得如何,这般闲聊几句后,才依依不舍的别过。

........

舜钰坐在一顶暖轿内,由人抬着入了沈府后门,过夹道,再进一角门,便是首辅沈二爷所住的栖桐院。

她掀了轿帘偷看,夜色正好,月如银盆,洒得满园清辉。

过了半池红菡萏,一架白荼蘼,转上二人宽的石子漫路,月光透过重重树影筛落,前面便忽明又忽暗,杳无人声,只闻得轿杆嘎吱嘎吱作响。

进了月洞门,便见正房前廊庑下,沈二爷背手而立,目不转睛朝她这里看来,一抹神色隐在暗影里,飘忽极了。

不知怎的就深陷在红软的锦褥里,唇瓣被吮得生疼,一股冷洌的酒香味儿在舌尖氤氲不散,她便头晕晕的,浑身空空无力,仅有的气儿也似被醉化了去.......。

沈二爷也要吃酒壮胆,才敢动贵为皇后的她么?

后来舜钰才晓得自个错的有多离谱。

“你怎现才来?可知.......我等了好久!”她的眼被滑腻的绸缎蒙住,男人嗓音暗哑似灼焰,沉浊的呼吸扑在耳边,烫得细白耳垂染成绯红。

不待她反应,腰间忽儿被修长手指有力的攥捏,虽是文官,指间却有薄茧儿,正贪恋地磨蹭那里的软肤,轻轻重重,一下一下,就是要销人魂魄。

腹下一阵说不出的麻@酥,有滚滚的热流/淋/漓而下.....。

“啊........!”舜钰浑身发热,猛得坐起身来,是关于前世断不去的春梦,察觉腿间果然潮濡濡的难受,用手小心去探,浅浅红迹,竟又来了葵水。

听得动静,在桌前做针线的肖嬷嬷,起身端着碗来,关心的看她:“先前瞧你睡得迷迷糊糊的,浑身烫的很,想是得了伤寒。最近节令不对,府里病的多,恰有现成的汤药,我让绢荷取来的,你把它吃下发发汗,必会好些。”舜钰嗯的应下,顺从接过,憋着气一口喝完。

肖嬷嬷再去拿干净的衣裳替她清理,抬眼见她有些魂不守舍,当是女孩儿忐忑,笑着劝慰说:“葵水初动是有些乱,有隔十来天又出的,还有大半年突就再不来的,都是常事,过去就会顺畅的。”

舜钰倒不是计较这个,默了半晌,夜露薄凉,窗外黑蒙蒙的,逐叹口气重新躺下,肖嬷嬷去把灯烛挑熄,蹑手蹑脚打着呵欠自去歇息。

房里悄无声息的寂静,因先前那个梦唬得人骨软,此时翻来复去的了无困意,忽听有梆梆打更声,索性披衣坐起,思索起事来。

此次大考把文章做错,只怕进国子监已是渺茫。

即不是国子监监生,沈泽棠同周忱所言便是空话,即是空话,她这条命便如蝼蚁卑微,于其留在京城坐以待毙,倒不如尽快躲回肃州去,专心致志备今年秋闱的科考。

精彩评论:

很多人说这本书《国子监绯闻录》是古代言情小说中的一股清流,确实如此,没有过多的宅臭味和无聊的动漫女主乱入,是一本难得具有古代言情味道的小说。看这部小说的时候让我想起了去年的一部日剧,两者多少有相似的外壳,都是讲一个小说家和一群神经病女朋友的故事。当然,具体的情节还是很不一样的。作者(页里非刀)说这本小说本质上是一部后宫恋爱喜剧,恕我直言,我是没看出有多少喜剧的东西出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