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旧曾谙》旧曾谙小说 天然受 旧曾谙cj

更新时间:2019-12-08 08:23:33

《旧曾谙》旧曾谙小说 天然受 旧曾谙cj 连载中

《旧曾谙》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吉祥夜 分类:现代言情主角:陈一墨,陈亮

有很多粉丝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旧曾谙》的作品,是作者吉祥夜所编写的现代言情新书,作品的主线还是很有看头的,值得阅读,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络小说。出医院的路上,陈亮安慰她,“你别多想,你宋婶儿是急慌了胡说,你宋叔说得对,别把这些话放心上,该干嘛干嘛。”她却十分冷静,声音都干干净净的,果断干脆,“的确怪我!宋婶没说错。”陈亮便不知怎么说了,他本就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出医院的路上,陈亮安慰她,“你别多想,你宋婶儿是急慌了胡说,你宋叔说得对,别把这些话放心上,该干嘛干嘛。”

她却十分冷静,声音都干干净净的,果断干脆,“的确怪我!宋婶没说错。”

陈亮便不知怎么说了,他本就笨嘴笨舌。

他以为陈一墨该跟着她回家了,没想到,她却转了个弯,往另条路走了。

“墨囡,不回家?”他问。

陈一墨摇摇头。

陈亮不知道她要去哪,只好继续跟着。

她在兽医站停了下来。

陈亮明白了,这是惦记着老头儿养的那只狗——大黑。

火灾之后,一团混乱,大黑被救出来就被送走,后来他都忘了这回事了。

陈一墨走进兽医站,大黑躺在墙角的一张小床上,盖了一层薄薄的纱布。

她快步走进去,轻轻喊了一声,“大黑!”

原本静静躺着的大黑突然就激动起来,大声叫个不停,还从床上跃起来要朝她奔,身上的纱布掉落。

陈一墨赶紧跑过去,想要把它按回小床,却不知道怎么下手,大黑满身的毛都没了,全身涂满了烫伤膏,好几个地方都流出脓来。

可尽管这样,大黑还是不顾一切地往她身上扑,呜呜直叫,一双黑黑的大眼睛里溢满亮亮的光泽。

陈一墨一细看,那亮亮的,分明是大黑的眼泪……

她瞬间就崩溃了,叫着“大黑”,眼泪决堤而下。

这几天她始终紧绷而僵硬,瘦小的身体用尽全身的力气来支撑她的情绪,而所有的努力,都在这一刻土崩瓦解,心里的痛排山倒海般将她冲垮、淹没。

抱着大黑痛哭,久久停不下来。

大黑,老头儿走了,他再也不能牵着你去市场买菜,再也不能和你一块在河堤遛弯……

大黑,此时此刻,我的痛是否只有你明白?

大黑,你还有我,你只有我了……

她哭得桑子都哑了,陈亮怎么劝都劝不住,还是兽医过来,要给大黑涂药,她才抽抽噎噎地慢慢止住。

涂药的时候,大黑特别乖,只是溃烂的皮随着兽医的动作一颤一颤的,每颤一下,它就呜咽一声,眼里湿润润的,明显是疼得。

陈一墨轻轻摸着它头上唯一一小块好皮安抚它,眼前浮现出老头儿的身体,烧成一块“焦炭”般的身体,眼泪噗噗直落。

大黑,老头儿已经回不来了,你一定要挺住,一定要留下来陪我……

大黑涂完药,乖乖呜呜一声,躺了回去,陈一墨给它盖上纱布,趴在它的小床上,眼睛红肿地看着它。

陈亮再次来劝她回家。

她摇摇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大黑,好像一个眨眼,大黑就会不见了一般。

陈亮没了办法,只好劝道,“墨囡,你得回家先洗漱,换个衣服再回来,脏脏的,细菌多,对大黑也不好呢!”

陈一墨低头看看自己,这才觉得陈亮说得也对。

于是点点头,轻轻摸了摸大黑,“大黑,我很快就回来,你乖乖的。”

可是,她刚刚站起,大黑就嗖地一下窜了起来,呜呜地叫着,来咬她的衣袖,刚涂了药的好几个伤口,一使力又渗出水来。

裂开的不仅仅是大黑的伤,还有陈一墨的心。

陈一墨顿时不想走了,回头对陈亮说,“爸,麻烦您给我拿一套换洗衣服来吧,我不走了。”

她要守在这里,守着大黑。

她守着的,不仅仅是大黑。

精彩评论:

这是一本严重被低估的网文,作者(吉祥夜)用诙谐幽默的笔调描写了一个咸湿主角(陈一墨,陈亮)的成长之路,有阴谋有趣味有笑点。虽然全书结构略显松散,但作者(吉祥夜)对小说节奏和构思的把握完全弥补了这点。另外提一下,作者的这本《旧曾谙》被很多人誉为现代言情同人中最好的一部。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