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形僵法门》穿越僵约之我是伏羲 娘受 形僵法门小顶

更新时间:2019-12-06 17:02:31

《形僵法门》穿越僵约之我是伏羲 娘受 形僵法门小顶 已完结

《形僵法门》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甜的秘密 分类:武侠主角:练功,陈哥

优质辣文《形僵法门》是甜的秘密执笔的一本武侠类型的故事,本网文的主线人物练功,陈哥,精彩片段预览:一直往下滑,倒是不怎么费力,一不小心滑到了无法攀爬的光滑岩壁处,加上年科腿没知觉,双手勉强支撑了一会,便再也坚持不住了,整个人再次下坠。“啊”的一声,寂静的地穴里回荡着年科绝望的叫声。年科从十余丈的岩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直往下滑,倒是不怎么费力,一不小心滑到了无法攀爬的光滑岩壁处,加上年科腿没知觉,双手勉强支撑了一会,便再也坚持不住了,整个人再次下坠。“啊”的一声,寂静的地穴里回荡着年科绝望的叫声。年科从十余丈的岩层顶部掉落,“噗咚”一声,落进水里,还好下面是条暗河。年科吓得半死,知道自己落入水中才如释重负,还以为这回定是粉身碎骨,没想到天无绝人之路,水里的感觉那么熟悉,天天在水里练功的场景浮上心头,年科开始感应天地之气,运功疗伤。然而,在水中下半身毫无知觉,纳气不畅,年科却无法施展《形僵法门》中的水中纳气之法,然后年科艰难的爬到岸边,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巴掌。昨日自己命在旦夕之时,激发潜能施展出《形僵法门》,让自己死里逃生。现在有水却无法平心静气、心无旁骛运功,年科心中背负太多包袱,但想活下去,像人那样活下去。年科不得不的振作起来,反手在后背摸索,触摸到凹进入的地方,心一横,摸到脱节的脊椎处,强行用锋利的指甲插入肉里抓住脱节的脊椎,用力一拉,便把一块脊椎拉出了,复好位。鲜血渗出,顺着年科的后背染红僧裤,还好年科感觉不到痛,否则定是痛不欲生。年科想起少林《易筋经》、《洗髓经》,对身体有一定的修复作用,年科想像往常一样坐起来运功,可哪里坐得住,只能躺在河床上,闭目凝神,开始呼吸吐纳,感知周围的灵气。因半身失去知觉的原因,一呼一吸间也只聚集了少量的灵气,灵气从前顶穴过百汇到风府、哑门,却直接顺畅穿过身柱、腰俞、关元、下婉、中庭、永浆。虽然这次吸纳的天地灵气少得可怜,却似一把利剑下坠,直接突破以前难以打通的任脉和督脉。全身的气犹如支流汇聚成江河一般,势头不减,越发猛烈,犹如洪水猛兽,滋养周身四肢百骸最后汇聚丹田,脊柱受损的神经受灵气的影响,已然在慢慢修复。打通任督二脉的年科,感觉头脑一片空明,只感觉大量的气涌入丹田,与之前的气汇聚在一起,越发强大。年科这几年的功力暴增数倍,相当于普通人十几二十年才能聚集的内力。年科没成想自己受了那么重的伤,还因祸得福打通任督二脉。许久许久年科身体也开始有些许痛感了,这是好兆头,年科忽觉虚弱的身体渐渐恢复,精、气、神都回来了,暗淡无神的双眼也变得有了神彩,年科嘴角开始上扬,愁眉开始舒展,感觉恢复有望,相信慢慢调理定会好转。原来少林这两本内功心法这么厉害,对身体的修复、治疗堪比华佗在世啊!年科仿佛在黑暗中看到了光明,看到希望。

年科完全是在黑暗中摸索着生存,起初忍饥挨饿,但为了活下去,逮住什么就吃什么,蚯蚓、壁虎、小蛇是家常便饭,完全只为了一个目的,那就是活下去。到暗河里练功发现水里有鱼,这些鱼常年不见阳光,遇不到天敌,也是笨得出奇,年科静坐在水中,感觉手边有鱼,一抓一个准,吃喝是不用愁了,死不了便可。不见天日的年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除了吃、喝、拉、撒、睡,就是练功,也无它事可做,也终于让浮躁的年科静下心来思考、领悟,偶尔回想以前的任性、顽劣,心中也有些自责。

荏苒岁月颓,年科的头发长到了齐肩,年科适着慢慢站起来,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三次不行就…的尝试。像人一样站着,总好过像狗一样在地上爬。千百次的尝试、千百次的跌倒、千百次爬起,终于年科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试着不用手去撑石壁,慢慢的,可以不用手去支撑。地底回荡着年科放肆的笑声:“哈、哈、哈苍天佑我、苍天佑我。”

这时的年科《形僵法门》已经练至第二层,两感四觉的复苏之术,正如《形僵法门》中描述:视感、触感、嗅觉、听觉、味觉、直觉都变得异常敏锐,虽眼不得见,却心知肚明自身的改变。现在不管是练内功还是外家招式,脑子都在不断的总结思索,而记忆变得十分清晰,甚至五六岁时,做过的事的越发清晰。黑暗中年科一个人在岸边一块凹凸不平的岩石台上就能练一天,身子刚恢复不够灵活,年科就练到他灵活,若是被其他人看见,定以为这是个疯子。年科也奇怪:不知是不是自己在黑夜中待久了,还是自己已经走火入魔了。自己一招露出破绽仿佛马上有一个黑影偷袭自己,年科睡觉都在想如何破解对手的招式,同时也在弥补自己的招式的漏洞,日复一日,年科把那几套少林武功打了几千遍,改了几千遍,最后完全不拘于形势招数,自成一派。

也许现在的年科脑中空明,别无杂念,年科便想起强盗头子的招式和那双轻蔑的眼神仿佛历历在目,现在的年科自信满满,自觉十招之内,便可取其性命。年科一想到此,心中杀机顿显,直接打碎旁边一块石头,看来时间没有抹去年科心中的屈辱和仇恨。人是最能适应大自然的动物,并且最能战胜大自然,年科由于长期在黑暗中练功,慢慢适应了黑暗。所处的地方特殊,年科凭耳朵辨识这里,河水“叮咚”发出声音有一定的干扰作用,年科要分清自己的回声和水流产生的回声,起初很难,不得不发出比河水声更响亮的声音才能听清楚回声的不同。就这样经过年科的摸索,自己凭借回声的不同便可感知是否有障碍,便可以定位。年科感觉自己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重新凭借声音来感知这个黑暗的地底世界。年科延着暗流往下走,边走边拍手掌或者跺脚,不为别的,只是为了拍手或者跺脚发出的声音来辩识障碍,走了不知多久,年科听见回声有些异样,声音除了顺着河流而下,而且还朝着岩壁而去,先前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回声,年科心中一喜,应该是这岩壁有异样吧!年科摸索过去,没走多久感觉应该是踩到什么东西了,摸索了一下,发现一个布包,男科伸手往布包里摸索,在里面摸出一块火石,年科小心翼翼的打燃火石。火由一个小亮点慢慢爆发出一团小火焰,年科这一刻看见的火是那么的璀璨夺目,又感觉是那么的神奇。火是人类文明的起源,不仅让人看见事物,还让人充满希望忘却恐惧。随着火光的亮起,在黑暗中出来偷袭自己的这个对手也慢慢清晰,就站在不远处盯着自己,一瞬之间,年科也终于看清这个对手的真面目,原来就是长发披肩,衣衫破烂的自己,随着眼前的火光越发明亮,幻象转瞬即逝,出现在年科眼前的是一个山洞的入口,入口岩顶还偶尔落下滴滴水珠。年科捡起地上散落的火把点燃,火焰更胜,照得更远,呈现在年科面前的是两扇厚重的石门,年科走近石门,用火把一照,看见门上精美的刻画出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尊神兽,栩栩如生,庄严神圣。年科心中疑惑,为何这里还有人来过,难道这里有人居住。年科有些激动,见石门已经被人打开出一条缝刚好够一个人侧身进入,年科也不犹豫,侧身就进去了,这里面还有几具人的枯骨和散落在地上的几十枝箭。火把一照,看射在尸骨里的箭有些是致命的部位,有些只在腿骨,肋骨附近,应该不致命,看了看墙壁上,还有射出箭矢的箭孔,这些人中箭的地方应该是这里,但是人却死在这里,没有逃走。年科推测这些箭应该焠有剧毒才让他们走不出去。年科终于明白,原来这里是个古墓,被人盗过。年科也是饱读史书的,战国时期的魏、五代时期的后梁、后晋、后汉、后周以及北宋均在这一带建都。特别是北宋,这里经历九帝168年,繁荣与兴旺达到鼎盛,风光旖旎,人物荟萃,城郭恢弘,经济发达,人口逾百万,富丽甲天下,不仅是全国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也是当时世界上最繁华的大都市之一,有几座古墓也不足为奇。

年科小心翼翼的往里面走,看见地上已经一片狼藉,若有金银财宝也早已被盗墓贼洗劫一空,棺椁里面的尸骨都散落在一旁,可是棺椁后面的一尊威武的雕像吸引了年科。雕像手握一杆黑色铁枪,傲视群雄的身姿,显得格外威风。从棺椁上的画,年科看出个大概,画的是一位将军戎马征战,英勇无双,五场战役,攻下五座城池。看这个墓,把将军棺椁摆在墓道入口不远处,后面应该别有洞天,不止是将军的墓穴,将军遗体应该只是为了守陵安放于此吧!

史书多有记载,一些帝王会让当朝的猛将与自己同葬。这应该是一个帝王陵寝吧!年科围着这尊雕像看了良久,年科也是爱长枪之人,眼馋的盯着雕像手中那杆铁枪看,越看越喜欢,正好自己现在缺把兵器防身,年科朝墓主人的尸骨拜了三拜,说道:“我此次来,乃是上天安排我们相见,你虽已故,但你的兵刃且有魂,我带它驰骋疆场让它重振雄风,你应该不会介意吧!若是介意还请明示。”死人哪里能明示?年科说话倒是冠冕堂皇,年科左顾右盼见毫无动静,摩拳擦掌,扭了扭脖子,发出咔、咔的响声,便纵身跃上棺材,硬是从雕像的手里把这杆铁枪拔了下来。这杆黑漆漆的铁枪不知道是什么质地,有七八十斤重,很是趁手。年科随意挥舞了两下,虎虎生风。年科摸着铁枪像是找到了一个倾诉对象一般,对着冰冷的铁枪说道:“兄弟,以后你就跟着你陈哥吧!跟陈哥定让世人重识你之威猛。年科再看雕像,雕像手中空荡荡的,感觉良心有些欠安,毕竟来而不往非礼也。年科又捡起一个火把,点燃之后,插在雕像空荡荡的手里。年科呵呵直笑道:“这黑暗中最珍贵的就是火,就是光,我把最珍贵的火拿来给你换这杆枪,你应该也知足了吧?”

说完年科继续往通道里面走,来到一个悬崖边上,一路上不下几十具尸骨,有些尸骨跟人骨相似,却又不是人骨,头颅较小,下颚突出,牙齿尖锐,指骨又粗又长,只见盆骨处还有一节较长的尾骨。最明显的是这些尸骨都没有衣服,证明应该是一些类似灵长类的动物吧!比如猴子、白猿一类的动物。悬崖边有两个巨大青龙神兽雕像,口含两根巨大的铁链,可是却垂在涯边。应该是连接到涯对面的锁链,但是不知什么原因已经断了。年科走到涯边,看见铁链断口整齐应该是被人故意锯断的。年科摸了摸下巴自顾自的点点头两种可能:对面可能就是皇陵了,怕盗墓贼光顾所以断了索链;或者对面有什么可怕的东西,锯断铁链应该是防止对面的东西过来吧!虽然年科夜视能力很好也不能看到那么远的地方,感觉对面漆黑一片,阴风阵阵。年科嗅觉灵敏,直接能闻到对面有活物的气息。年科心想自己是不是练了《形僵法门》自己就会变成一只狗啊!心中不仅害怕起来,完全有了狗鼻子的嗅觉、狗的视力和狗爪子。急忙往脸上摸了摸,还好眼睛还是以前的眼睛,鼻子也还是以前的鼻子,才稍稍安下心来。年科也明显感觉自己的潜力都在不断发掘,记忆力,反应力异常敏锐。

年科返回到了暗河边上,自言自语道:“听到水流声才觉得不那么孤寂,现在又有了铁枪兄更加不寂寞了,铁枪兄你渴不渴啊?”年科把铁枪靠在耳边点点头道:“哦,你渴了啊!”说着年科拿着铁枪在水里洗起来。年科现在身体已经恢复,只想怎么出去。年科哇哇直叫,扯着头发,狂性大发,年科吼道:“这***,这哪里是人待的地方,在这里待久了,真的会疯啊!”

年科心想原路肯定上不去了,只能顺流而下,看哪里有出口了。这杆黑铁枪太过沉重,年科自己骨骼密度过大,在水中根本浮不起来。想要把铁枪从暗河中带出去,还得想办法。“咦,有了”。年科找回墓里,拆下一根大腿粗细的朱漆木柱,把铁枪插进柱子,便抗着柱子返回河边,身体趴在柱子上,拿着火把一路顺流而下,年科借着光亮,见洞顶钟乳高悬;两岸怪石嶙峋、石柱石曼各异,不加修凿却如人形、如动物奇得不可方物,不禁感叹这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又不知过了多久,火把也燃尽了,年科只能随波逐流,饿了就抓鱼吃,累了就上岸休息。这里成了年科的大舞台,年科一人嚎叫、哭泣、大笑,除了水流声回应,年科只能自己跟自己的回声作伴。也不知是哪天,年科偶然听见水流声有异样,水声一大一小分明是两种声音,年科心想莫不是前面分出了支流。年科犹豫了一下,决定先往支流去查看,支流的水流不急,若前方行不通还能折返。然后便借木柱的浮力,用脚划水,入了支流。支流越往前越窄,水也越来越浅,有些地方都要年科躬身行走,没走多远,就有些许白色亮光从水面以下二尺处发出,如银盘一般闪耀。年科一喜,一头钻入水中,潜去查看,年科的手摸到缺口处,有股吸力把年科的手往外吸,年科心中激动,这定是出口。

精彩评论:

四年前写下这句书评:“不爱人妻王思宇,从这句话可以窥视《形僵法门》的主题,抛开一些不合理的武侠情节,阅读中可以感到一丝邪恶的快感。可惜受限于和谐的大环境,这本书无法补完,只能烂尾。”那个时候作者甜的秘密好像还在写,今天再翻开手中的盗版书,真有点物是人非的感觉。。。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