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过分执拗》执拗期 LOLI 过分执拗小说在线试读

更新时间:2019-12-03 17:02:07

《过分执拗》执拗期 LOLI 过分执拗小说在线试读 连载中

《过分执拗》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酒厌今离 分类:现代言情主角:邵昕,郝然

《过分执拗》是酒厌今离新出的一本现代言情网络小说,设定丝丝入扣,文笔成熟,比较不错。《过分执拗》主要讲的是 “妈,我告诉你一件事情哦!”邵欣突然凑近,覆在邵奶奶耳边,声音轻缓,就仿佛在谈论今天的天气一般。然而说出来的话却让人觉得毛骨悚然。“萧堂是因为我才染上毒品的,也是我,亲手把他送进了牢里,他死,更是因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妈,我告诉你一件事情哦!”

邵欣突然凑近,覆在邵奶奶耳边,声音轻缓,就仿佛在谈论今天的天气一般。然而说出来的话却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萧堂是因为我才染上毒品的,也是我,亲手把他送进了牢里,他死,更是因为我。哈哈哈……”

萧堂是萧沉的父亲。

话落,邵欣突然大笑出声,那尖锐刺耳的声音就仿佛从耳膜中响起一般,令邵奶奶有那么一瞬的恍惚。

回过神后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穿得光鲜靓丽的女人,那历经沧桑的眸子打量着她,眸光划过她那癫狂偏执的模样,心里油然生出一股惧意,心阵阵发寒。

她的女儿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了?!

“欣儿,你……”

悬在半空中的手指抖动个不停,唇角哆嗦,胸膛起伏不定。想要开口教训她,却愣是半响都没有憋出一句话来。

只是这般看着她,眼角渐渐湿润。泪珠模糊了视线,眼前女人美艳的模样也变得模糊。

时间回到那个小茅草屋里——

“孩子她爹,你真要把咱家欣儿嫁到萧家啊?”一妇人看着身边的人开口问道。

“这有什么不好的,再说了这也是萧堂说要娶她的。人家可是萧家的少主呀!有钱有势的,怎么不比嫁给那个什么宋医生好?!”

“可是,萧家那公子娇生惯养的,又是家里的独子,平日里无法无天惯了,他说的话能信吗?再说了我们家欣儿……”

“自古以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看那萧家那公子也是有意要迎娶我们欣儿的。”

“可是……”妇人明显很犹豫。

“还可是什么呀?人家那么好的条件,我们闺女要是能嫁给他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老婆子,你就不要想那么多了!这事就这么决定了,不日就成亲。反正这聘礼我是已经收了,就没有再退回去的道理!”

——

夜,沉默得让人心底发凉。四周寂静无声,只余那冷风萧瑟来回不断地吹拂着,吹着那树叶沙沙地响,似一声声哀鸣悲泣的声音。

萧沉冷漠地望着眼前的男人。一双深色的眸子里,全无半点惧意,眼神淡淡的,看着他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件死物一般,无波无澜。

着实让黑衣人有那么一瞬讶异,毕竟要是一般孩子的话,在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肯定不会同他一般表现得如此从容。

回过神来,沉了沉眸子,伸手就要去抓萧沉,眨眼却被他侧身躲了过去。灵活程度完全不像一个两百多斤的胖子。

见状,黑衣人微微动了动眸子。

突然,萧沉眼疾手快地抓起一旁的木材,就要往男人身上打去,却不料男人直接伸手抓住了木材的另一端。

两人拉扯间,孩子额上不断冒出细微的汗珠,滑落他狭长的眸,微微颤动。

正要奋起反抗时,郝然被人用力一推。伴随着那嘭的一声,那如山堆积在一边的木材应声倒塌,散落了一地。

而他则狼狈地躺在其间。

在一个成年健壮的男子面前,萧沉不具备任何优势,更何况是已经受伤的他?

就在黑衣人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捆绳子,正准备将萧沉绑起来的时候。

郝然一声剧烈的狗吠声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

就见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一条灰不溜秋的野狗。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就见那野狗猛地扑倒了黑衣人。直接咬住了他的大腿不放。

黑衣人蓦地一惊,反应过来便要挣脱狗狗。

看着土豆大爷死死咬着黑衣人的大腿不放的模样,萧沉眸底稍稍暖了暖。倒是没亏待他养了它那么久!

土豆大爷算是萧沉刚刚来到这里时的第一个朋友。

那个时候他莫名其妙地就被送来了这里,还不认识任何人,对这里也不熟。

看着站在自己跟前的老人家,萧沉的眸子动了动,他记得这个人,是他的外婆。他曾在很小的时候见过她一面。

“沉沉?你是沉沉?哎呦,都长这么大了!你怎么自己过来了?你妈妈呢?”

当邵奶奶眸光落在眼前那肥肥胖胖的男孩子身上时微微有些讶异,这怎么几年不见,这孩子一下子胖了这么多?

话落,男孩的眸子微微动了动。不语。

萧沉在这里呆了些时日。这日邵奶奶突然对他道:

“孩子,你怎么啦?怎么都不说话?”

邵奶奶见萧沉总是沉默的样子,也是很无奈,微微地叹了口气。她自己一个人呆在这穷乡僻壤的地方,已经有好多年了。

好不容易来个人,又是个闷葫芦。邵奶奶见这孙子总是这样闷着,也担心他有什么事。

故而对他道:“沉沉呀,你有空多出去走走多认识认识新朋友,别总是这样闷着。”

“要不你去村里上学吧?那里很多和你同龄的孩子,你们应该玩得来……”

后来,邵奶奶就去找了学校的校长,好说歹说下校长这才同意萧沉入学。不过,因为六年级的学生马上就要升初中了,故而萧沉被安排在了五年级。

萧沉在这里呆了些时日后,得知这附近有条小河,于是他便经常到那里去钓鱼。也是在那里认识了的土豆大爷。

有一次他钓了鱼正准备回家,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土豆大爷猛地一下扑倒了他。

“汪汪汪……”

急促的狗吠声在耳畔响起,萧沉一惊。下一秒就见狗狗一口咬住了他拎在手上的鱼,眨眼就要跑走。

萧沉目光一顿,紧紧抓着穿过鱼嘴巴的另一头线。

一人一狗便开始了人与狗的争夺战。

当鱼被一分为二,萧沉愣愣地站在原地,看着手里串着仅剩一个血淋淋的鱼头,默了默。

眸子转动,落在了那不远处正在品尝肥美鲜嫩的野狗,唇角微抿。

自这以后,萧沉学聪明了,每次他都会备一根棍子,就是为了驱赶土豆大爷。

那一次,土豆大爷被驱赶之后。一脸恋恋不舍地模样望着萧沉的方向,那委屈巴巴的模样倒是显得十分可怜。

看见它瘦骨如柴,恋恋不舍的模样,那一刻莫名地心软了。鬼使神差地将它带回了家。

为它洗了澡,煮了鱼给了它吃。

可是自这以后,萧沉的身后便多了一条狗狗的身影。死皮赖脸的,赶也赶不走。

后来,他为它取名,土豆。只因为他们正站在土豆田前。

……

萧沉撑着一旁的柴堆,站了起来,刚准备走出柴房去。

他们家的柴房说白了也就是在院里的一处随意搭了一处棚子,用来煮饭烧火的地方。十分简陋。

可是还没有等他走出去,迎面便走来一个人。

看着一人一狗在那里搏斗,她不屑地撇了撇嘴,“没用的东西!”

而后回眸看着萧沉道:“沉沉乖,跟妈妈回家吧。”

话落,顿了顿,眸子蓦然变得阴鸷,盯着他,带着戏谑的语气缓缓道:

“这可是最后一次机会哦!过了这村就没这店咯!”

萧沉看着她,不语。他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说的!

“呵呵,这就是你的答案吗?”

见他始终沉默,邵昕也不气。弯了弯唇,轻轻笑出了声。

伴随着话音一落,郝然一声如雷轰顶的枪声在他的耳畔炸裂开来。

脑袋里仿佛有什么在那一瞬撕裂开了,就连耳膜也阵阵刺痛。

当枪声响起的那一刻,临近周围的人猛地一惊,人心惶惶,虽有好奇,但都无人敢出去观望。毕竟这可是性命攸关的大事!!

当那深色的眼眸触及到那躺在血泊中奄奄一息的土豆大爷时,瞳孔猛地收缩。

鲜红的血液包裹着它的全身,它躺在其中呜咽着,仿佛是在说着什么。那双巨大的眼睛倒映出萧沉的背影,微微颤动着,隐隐有泪光闪烁。

深色眸子渐渐染上了血色,双目欲裂,唇角紧紧抿在了一起,盯着那人身侧的手渐渐收紧。

还没有等到他的拳头出来,邵昕似乎察觉到了他的意图。紧接着一把枪无情地抵在了他的头颅上。丝毫不像是一位母亲的所作所为。

她的唇角噙着一抹嘲讽的笑意,逗弄道:

“怎么?不就是死了一条狗而已吗?这就不开心啦?”

她轻蔑的语气,不屑的眼神,无一不在挑拨着萧沉内心沉寂已久的恨意。似大海波浪翻涌,不顾一切,席卷而来的恨意将他的理智吞噬。

正准备殊死一搏的时候,一声颤颤巍巍的声音唤住了他,“沉沉!”

当那声声音响起的时候,萧沉猛地一颤。紧接着就听到那人道:

“欣儿,你快放开他!他可是你儿子呀!!”

那苍老的脸上不断有泪水滑落,顺着她深刻的皱纹,波涛汹涌。唇角颤抖着,那浑浊的眸满是后悔,事情怎么就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儿子?哈哈哈……”邵昕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大笑出声。连眼泪都笑了出来。

半响后,她回过眸,看着萧沉道:“沉沉,我是你妈妈吗?”

原以为会沉默的人,却在话音落地的那一刻,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地道:

“你、不、配!!”

他掷地有声,恍若誓言般。看着她的眸子里是丝毫不加掩饰的恨意。

“哈哈哈,正好,我也不想和你们萧家有什么关系!”

话落,而后转身对着身后的男人道:“把他带上车去。”

“你们要把沉沉带去哪?”

“欣儿,……”

邵奶奶试图劝告邵昕不要将萧沉带走,但似乎并没有什么用。心猛地一沉,想起邵昕之前讲的话,要是萧沉被带走了,那结果指不定又会和他父亲一样……

“欣儿,他还是个孩子呀,你怎么能这么残忍?”

“呵,我残忍?当年硬生生将我和宋医生拆散的你们难道不残忍吗?”邵欣唇角扬起一抹笑,看着邵奶奶冷然道。

“我们那是为了你好!那个姓宋的,他根本就靠不住!他一个穷小子要他拿什么来养你嘛!”

“呵,为我好?把我嫁给我不爱的人就是为了我好?如果这是你们说的为了我好,那我宁愿不要!”

话落,邵奶奶呆呆地站在原地,难道他们当初真的做错了吗?

车内的萧沉听着这一切,默了默,眼帘垂下掩去他那黑色眸中所有的情绪。也仿佛就此关上了一扇窗,隔绝了这世界的所有。

邵昕见此邵奶奶变得沉默也不在理会,招了招手,示意司机开车。

“沉沉……”

车辆渐渐行驶,而那站在原地的老人却根本无能为力。一双浑浊的眼睛郝然变得清晰,渐渐被泪水迷离了眼神。

看着那车窗外渐渐模糊的身影,萧沉在心里默默道:奶奶,等着我,我还会回来的。

车辆行驶出一段路程,经过那低矮的平房时,看着窗户里透露出的不甚明朗的灯火时,萧沉的目光再次暗了暗。

记忆中那个女孩的模样郝然变得清晰,她那琥珀色如泉水般透彻的眼睛,她那如花般灿烂的笑容在他的脑海中一闪而过。

然而,这一去估计很难再回来了,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再见到她……

暗沉的夜晦涩沉默,不见半点星光。就仿佛置于无尽的深海里一般,恐怖窒息感席卷而来。

黑色的轿车行驶在荒芜的道路上。阴沉的天空不知在何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雨珠拍打着车窗,一股寒凉之气迎面袭来。

车窗外俨然一片黯淡无光,深色的眸子落在窗外,也变得灰蒙蒙的,似乎蒙上了一层雾气。

车辆行驶了许久,不知到了哪里。只见前方高楼耸立,灯火通明。

车辆到达了交通轨道的岔路口,正要行驶过去的时候郝然间冲出一辆大货车,向他们撞了过来。根本没有留给众人反应的机会。

一时间车上的人眸子瞪得巨大,一脸惊慌失措,脸色煞白煞白的,就仿佛被人抽走了全身的气力一般。唯有那捆绑在后座的人当他的眸子触及到那撞击而来的车辆时只是稍稍惊讶了一下,而后恢复一脸平静淡然。

仔细一看,那唇角挂着一抹似有若无的浅浅的笑意。唇角微微动了动似乎在说些什么,但是并无人听到他的话语。

嘭的一声,轿车被撞出去十几米远,连带还翻了几个回合,天旋地转。当再次落地时已然变得稀巴烂,面目全非。

滴答滴答,寂静的空气一声细微的声音响起,鼻尖弥漫着一股刺鼻的味道。

“夫人!夫人!你怎么样?”

当耳畔的声音响起时,邵昕这才回过神来。捂着脑袋一脸疼痛难耐。

黑衣保镖将邵昕从座位里拉了出来。

正要去救萧沉的时候,呲呲呲,空气中的汽油味越来越浓重,回眸看去,就见不知从何时起车尾已经开始冒火了。

火光四射,在这寂静的夜燃烧着,格外地刺眼!

由于萧沉体型太大,双腿又卡住了。黑夜保镖尝试了许久,还是没能将他拉出来。

这时邵昕突然道:“我们走吧。”

黑衣人回头,有那么一瞬怔愣,就听她带着烦躁的语气道:“不走还留在这干嘛?没看见车都着火了吗?”

“可是……”黑夜人回眸看了一眼还在车里的人明显有些迟疑。

然而邵昕一个眼神扫过去,他就怂了。

骤然间,嘭的一声,噼里啪啦,火光冲天而起。只见那轿车被火光包围着,空气中缕缕烟雾飘荡,最终都被寒风带走。夜色下,那红火的火光燃烧着,那深处于黑暗中的眼睛渐渐阖起,烟雾迷乱了他的眼神。

黑暗中,那站在不远处的女人,她的眼睛里倒映出那夜色中燃烧的熊熊烈火。

沉默了许久,忽而看着那火焰笑出了声,道:“也好,早点解脱。不过,倒是便宜你了。”

精彩评论:

这本书《过分执拗》算是同类型现代言情小说里,非常有特点的一本。主要情节无非是回到高中时代发表小说,但不同于其他那些现代言情类,作者(酒厌今离)借主角(邵昕,郝然)写出的东西,却是原创的,平行世界,言情,侦探,机器人,让人读起来颇有味道。同时本书的主角(邵昕,郝然),也迥异于其他类型书的主角,其他主角是重生穿越后千方百计融入新的世界,而这本书主角,却仿佛旁观者一样,疏离地看着所在的世界,同时不断地在自我思考和成长,书中那一个个形象鲜明的女配角。仿佛也是他生命的过客一般。我不知道,这本书能写到什么程度,另外本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