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嫡女当道》嫡女当道:师长别拦路 女王受 嫡女当道猎奇

更新时间:2019-12-01 16:01:20

《嫡女当道》嫡女当道:师长别拦路 女王受 嫡女当道猎奇 已完结

《嫡女当道》

来源:互联网 作者:壬九酒 分类:架空主角:冬青树,秀眉

今天本小编展示给各位朋友们壬九酒原创网络小说《嫡女当道》,主线人物是冬青树,秀眉,文笔稳重情节引人,相信各位闹书荒的书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主要讲的是 他的嗓音,慵懒、清淡、冷漠中透出森寒。众狼兵闻言,皆垂首不敢窥探,似乎已惧怕到了极致。可风七七,分明从他的眼中,看出一丝不寻常的意味。她想要细究那是什么意味,却只看见一汪沉寂的深潭。风七七冰凉的手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的嗓音,慵懒、清淡、冷漠中透出森寒。众狼兵闻言,皆垂首不敢窥探,似乎已惧怕到了极致。

可风七七,分明从他的眼中,看出一丝不寻常的意味。她想要细究那是什么意味,却只看见一汪沉寂的深潭。

风七七冰凉的手指,忽得温热。

“捉了。”

对面人冷冷盯着她的脸,足足看了三秒,忽然开口。二个字出,似厌烦再多看她一眼,转过身,匆匆出了朱色院门。

满园枯枝老木,满园铁甲侍卫,满园燃烧的恢弘殿宇,自他背影消逝的刹那,倏地热闹真切起来。

风七七能清晰地听见风吹枯叶声,听见侍卫呵斥声,听见承尘燃烧声,甚至妃嫔的哭泣声。

而方才,她似乎下意识便屏蔽了一切声源,只全身心的注视着一人。

潇阳王。

远处宫道上,那一抹雪白的背影,独行于天地之间,似蕴含着无上的魔力。

好似这天下,早已无人可堪与敌。

真真是一个诡异的敌人!

风七七秀眉微挑。

下一刻,春水与白衣女子,已杀气腾腾地扑上来。

疾风肆掠,雪亮的剑花密集如三月春雨,兜头罩下。

那飞镖,一枚枚直击要害,誓要索她性命。

风七七一掌劈开隔空射来的飞镖,凌空跃起,翻身避过潺潺不止的剑雨,“唰”的一声拔出了袖中匕首。

“叮。”

兵刃相接,清脆悦耳。

二个杀手,走招如行文,一板一眼,一丝不苟,一气呵成。

似乎,他们在杀人前,那一个个动作,早已锤炼了百千万遍,永远都不会有一丝错漏。

风七七目色一冷,果然,是最强劲的对手。

她闪身避过春水的长剑,足尖回旋,纵身倒提,匕首递出,一剑削向白衣女子颈部空门。

女子惊愕,双袖狂舞,急乱避开。

风七七的匕首却根本未曾削至,她不过是虚晃一招,已撤了匕首,一步退后,转身跳出了院墙。

一眨眼,飞奔。

二十米、五十米、一百米……

她面色沉静,平衡着呼吸,急速奔行。

只要逃离了潇阳王势力范围,普天之下哪里容不下她?

她自信,以她之力,足可以畅行江湖。

风七七忍不住回头,那二个杀手,似乎并未追来。

说到杀人,或许潇阳王的二个杀手,还可与她一较高下。说到藏身,这二人定然无法望她项背。

风七七勾唇一冷,巧妙地隐蔽身形,急速穿过寒凉的水榭,奔向了栽植着大片冬青树的茂密花园。

入得此处,于她而言,便是重生。

冬青树林入口,一人身着墨色的锦衣,披着雪白的狐裘,负手而立。听得她奔近,缓缓回头,挑眉勾唇道:“又想逃?”

风七七骇然抬头,迎面射来一支精巧玉笈。

似乎,是他束发冠上之物。

……

再睁开眼,四野天青,入目是镂花实木牙床。天青纱帐钩起,敞开的小轩窗外,栽植着几株火红寒梅,清丽逼人。

刚下过雪,悬挂在枝头的雪花,扑簌簌往下掉落,无端端教人心神旷怡。

风七七目光闪了闪,倏地翻身而起,坐直了身子。

小小厢房,不知是谁人寝室,四面白墙上不过寥寥挂着一幅笔墨粗陋的宅园图。

那宅园图,虽是笔墨粗陋,却绘得极为逼真,花草亭榭,无一不精。

除却这宅园图,厢房中便只得桌椅板凳与床榻帽架,略略看去倒也古朴。

风七七收回眼光,跃下床榻,稳稳踩在了地上。

冬雪天气,地板竟然不算凉,似乎还有些温热。风七七想,大约是因为烧了地龙的缘故。

垂首,她足下的绣鞋不知去了哪里,只着一双雪白的长袜。连同她身上的衣裳,亦不是她先前模样。

风七七秀眉一挑,三两步到了门口。

暗棕色的雕花门,恰在此时从外打开,险些撞上她的鼻子。

几时开始,她的感觉竟这般迟钝了?

门外,潇阳王雪白的狐裘,在朦胧的天光下泛着冷淡的光泽,妖异的脸上正带着鄙夷而散漫的笑意。

“原来,不过如此。”

他鼻中哼出不屑,冷冷一挥手,淡然道:“尽心妆点,本王希望太子只看一眼就垂涎你。”

风七七一怔,右掌如刀,旋即劈出。双足顺势飞旋而起,狠狠踢向他面门。

然而,发力不过一瞬,力气便沉寂在身体不知名的角落。她整个人,颓然软倒在门槛边。

沉重的呼吸,昭示着她的体力不支,也昭示着她此刻的困顿。

风七七抬起头,目光中满是苍白的愤然。

潇阳王俯视她光洁的额头,冷声道:“中了李素云的十香软筋散,又服了本王的九曲丹,竟还妄想行刺本王?你可真是大胆!”

他微微一顿,轻蔑笑道:“不过你放心,药性会持续到太子临幸你之后。你就好好享受吧。”

一语毕,他悠然转身,缓缓步下台阶,踩着薄薄的积雪离去。竟然,不再打算多言。

台阶下,白衣胜雪的女子,捧着精致的托盘缓步而上。

风七七看到,盘中是艳色的霓裳,还有绯色的妆匣。

精彩评论:

在架空类小说中完全可以算是不错的了,很多人无脑喷只是因为作者(壬九酒)上本书太监。说实话,网络作者写的小说中太监率大于完本率实在太常见了。至于某些人喷主角(冬青树,秀眉)的肤色,主角(冬青树,秀眉)是华裔和非裔的混血,这还不算纯种黑人呢,那么多架空白人主角的小说你们看得津津有味,黑人主角就不能看?还不是骨子里认为“白贵黑贱”,或者有些人还真把自己代入成小说主角了?在虚构的小说中寻找真实感,都是脑子有病。。。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